山色卷白云

【周叶】能不能好好打比赛

不是abo!不是abo!不是abo!重要事情说三遍

私设如山,ooc,一切都是为了撒糖撒糖撒糖,为了撒糖逻辑什么的见鬼去吧

渣文笔,没有主题,就是想私心发周叶糖虐虐狗😂


(1)主角要谈恋爱全世界来助攻

“我怀孕了。”

像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话,叶修迎着欣兴众人震惊的表情,将一张随意折叠的化验单拍在了桌上。

最先回过神的是唐柔,“你是O?”

“是啊。”

唐柔点点头,“有点意外。”“这叫有点意外?”陈果显得很激动,音量也不禁拔高,“我从来没想过你竟然是个O!”叶修是个O!那个斗神!那个荣耀教科书!那个将十区搅得天翻地覆的君莫笑!竟然是个O!这能是有点意外的事吗?必须不能啊!陈果没法儿像唐柔那样迅速接受这个事实,便只能去和苏沐橙分享她此刻的心情。然而苏沐橙明显早就知道叶修是个O,因此惊讶的是“叶修怀孕了”而不是“叶修是个O”的她已经把那张化验单展开。转了一圈意识到只有自己最不淡定的陈果“靠”了句,凑过去瞄了眼,孕酮600多,可不是怀孕了嘛!

叶修被陈果一嗓子震得耳膜疼,下意识将身子朝远离她的方向偏了偏,“老板娘啊,正常情况这时候你们应该好奇的,难道不该是孩子的爸爸是谁么。”

乔一帆、罗辑、安文逸这几个还是小孩,看着好像还有几分镇定只是涨红的耳朵暴露了他们很想知道孩子另一个爸爸是谁又不知道怎么开口的真实心境,就连一向冷淡的莫凡也微微朝叶修这边伸了耳朵。而魏琛、方锐就不像小辈们那么矜持了,直接开了口。

“谁啊?”

“什么?!老大你有小宝宝啦!”慢了不止半拍的包子终于找到了重点,却又立即叫旁边的魏琛给捂住了嘴,生怕这个向来不按套路出牌的人接着问出“宝宝会是什么星座”之类的问题,“我说包子你给老夫安静点,关键时候别打岔!”

你们问哥就会回答?太天真了。就在叶心脏又想开口嘲讽的时候,一阵锥刺般的剧痛从腹部蔓延开来,扎得叶修一个激灵。

“叶修!”“叶修你怎么了!”“老叶!”“我去这是要生了!快喊救护车!”

就知道这帮人不靠谱,医生说刚一个多月怎么就快生了。叶修疼的没力气说话,下意识去看自己的肚子可不曾想到原本平坦的小腹如今已高高隆起。我去,这啥儿展开啊。不是刚一个月么,怎么就搞得真的要生了。

不等叶修细想,欣兴众人一阵兵荒马乱地将叶修送进了医院。看着病床上疼的满头是汗的叶修,苏沐橙就是十二分心疼此时也只能紧紧抓着叶修的手,一边跟着跑一边流眼泪,“叶修你要坚持住!要加油呀!”推到产房门口,护士拦住了欣兴众人,“他的A呢,赶紧来签字啊!”这下所有人都愣了,签字?他们连叶修的A是谁都不知道,怎么签?叶修此时意识已经半模糊,听到话后挣扎着抬起了上半身,吃力地说到:“打…打电话…给…周……”

“咚!”“我去叶修你要死啊大清早整这么大动静!”叶修来不及爬起,就被对床的方锐一枕头砸个正着。渐渐对焦后的叶修看到了眼前的床,这是摔下来了?刚刚那是梦?是了,他现在在B市,在中国荣耀队的集训中心,不在欣兴,更不在医院,回忆起之前做了个什么梦的叶修惊了一身鸡皮疙瘩——幸好只是个梦。叶修拍拍屁股把枕头提溜起来扔回方锐床上,“起床了嘿方锐大大,你作为国家队队员应该戒骄戒堕奋发图强的思想觉悟呢。”说话间他瞄了眼床头柜上的闹钟,8:00,还有半个小时就是集合的时间,现在起床还来得及吃个早饭。

洗漱完毕后,叶修点了支烟,然后趿拉着鞋和方锐一起朝训练中心的食堂走去。不知为何,此时的叶修竟生出几分不真实的感觉。

再次退役的时候,他其实是做好最坏的打算的。过去十年他不曾后悔离家出走当一名职业选手的选择,但也不想留下遗憾待年老之时用人生的最后十年来独自悔恨。就像你曾为了理想不顾所有人的反对勇往直前,也会在某个时间点因为某些情愫做出退步,因为你再怎么说自己不在乎,却还是在心底保存了一份想要两全其美的祈望。而且人在这个世上总是要扮演很多角色,他曾是职业选手,也曾是荣耀第一人,是个失败的也是个成功的队长,然后,他需要做个好儿子了。不过没想到的是,将他踢来打荣耀的不是别人正是当初最反对他打游戏的老爷子,到底是谁说人生处处有惊喜的?

当叶修和方锐到训练中心的食堂时,苏沐橙和楚云秀已经快吃完了。叶修扒拉着吸管喝豆浆,依旧是那一副睡不醒的慵懒模样。“一大早就抽烟,都是当领队的人了,能不能树立点健康向上的形象,起码对国外的队伍有点儿威慑力。”楚云秀一向是看不过眼叶修的不修边幅的,只是两人关系不算疏远,所以单纯想怼怼荣耀脸T的吐槽意味更多些。闻言叶修也不介意,“用我家老爷子的话说,这叫思想上正视对手但是态度上要藐视对手。”苏沐橙看到了叶修手边的笔记本的,知道他昨晚睡得肯定不早,“别太辛苦,注意身体。”此刻叶修右手正扶着吸管在喝豆浆,索性挥挥左手示意知道了,苏沐橙知道他并不会改,也不介意,“诶对了,我昨天给你的那个你看了吗,看完了拿给我我还要还给小戴呢。”“噗……咳…咳咳……”这不,刚进口的豆浆又贡献给了地面。

所以说为什么突然做这种奇怪的梦?不是自己的问题,是翻开被误认为战队资料的周叶abo同人小说带来的冲击太大造成大脑暂时时常罢了,天知道为什么叶修只翻了一页就是脖子以下不可描述这种直接进入主题的内容。自己被人YY进小说,还是什么abo设定能有什么反应?直男的第一反应肯定是“这什么玩意儿?!”“我去这是什么鬼?”“神精病啊!”这样的反应吧。但是我们的叶神,叶领队,不但没有上述反应,反而做了一个梦,这能是直男的正常反应?不过叶修显然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只是在脑海里反复问着同一个问题——

为什么是周泽楷?

论了解数韩文清,论交情是黄少天,论心脏张新杰、喻文州、肖时钦都有可能,哪怕是孙翔呢,叶修接触的都比周泽楷要多,他和周泽楷交流的次数甚至一只手就数的过来。但若真的仔细想想,这个第五赛季出道的后辈却是自己关注最多的——因为相似。联盟脸T跟联盟的脸相似,说起来恐怕没人相信,但是叶修却敢肯定周泽楷跟自己有一样的想法。出道就是队长,担当团队的核心,肩负队伍的重任,这些都让叶修对周泽楷生出几分惺惺相惜的感觉。这样一想,梦到的是周泽楷也不是什么意外。

叶修带着复杂的表情看了眼笑得灿烂的苏沐橙,“沐橙啊,以后不准跟小戴玩儿。”

叶修到会议室的时候,其他人基本到了,相比第一天初见时的或惊或喜,今天众人已经淡定多了。叶修扫了一眼,长长的会议桌两旁虽然坐得都是些老面孔,但是作为队友这样坐一起还是第一次,他们曾是对手,换成其中任何一人都不会想到有一天他们要为了同一个目标并肩作战。

叶修瞥了眼会议室的挂钟,叼着烟说到:“哟,这上午也没多少时间了,就不安排训练了,咱们呢,把宿舍重新分一下,分完就去收拾行李。”

昨天是他们到训练中心的第一天,基本上也就是个简单的集合。训练中心的宿舍是两人一间,一个队两个人的刚好住一间,一个队就一个人的按照到达时间跟后一个人住一间。所以除了王杰希和肖时钦,李轩跟唐昊,大多数一间里住的都是同一队的。而欣兴因为苏沐橙是女选手,要跟同样是女选手的楚云秀一间,来得晚又情况特殊落单的点心大大本以为自己可以美滋滋地住单间,没想到最后还是杀出了个叶不羞。

叶修说完,喻文州就笑着点了点头,“确实是个好方法。”“啊?不训练换宿舍这是什么意思啊?队长你跟老叶在打什么哑谜不能直接说吗?你们这样我一点都不懂啊!我说老叶你能不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我吗!又不是我一个人不知道你们是什么意思,孙翔他肯定也不知道!孙翔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你也不知道是不是?”“我靠关我什么事!黄少天你欠揍?”眼看着黄少天跟孙翔要掐起来,喻文州连忙拉住了黄少天,那边孙翔也叫周泽楷用眼神劝阻住。“少天,大家对彼此的了解都还停留在对手上,领队这样做是想我们打破以前的队伍束缚,作为队友重新开始了解。”张新杰推了推眼镜,“不好好磨合,可能会影响之后的比赛。”

“沐橙和云秀就不动了,喻队你也不用换了,我想除了你没人想跟黄少天住一起。”叶修的话引起大家一阵爆笑,也成功把黄少天点炸了,“我去老叶你什么意思什么意思什么意思!本剑圣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粉丝很多的好吗!你以为人人跟你一样没皮没脸招人嫌啊!我看不抽签也没人要跟你住吧!不如我们就抽签啊!看看哪个倒霉蛋跟你一间吧!我现在开始已经有点同情那位舍己为人的英雄了。”喻文州无奈地摇了摇头,“少天,太吵了。”被自己队长嫌弃的黄少天,在大家无情的嘲笑中,再一次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恶意。

最后,其他人的宿舍分配还是按照黄少天的提议进行了抽签,签上1到6,每个数字两张,同一张的住对应的房间。经过抽签后,孙翔和唐昊住,方锐跟李轩住,肖时钦和张新杰一间,喻文州跟王杰希一起。“谁是2号啊?谁啊谁啊?快说快说快说!哈哈你跟本剑圣住一起是不是特别开心?你知道你现在已经是多少人嫉妒的对象了吗?不过你也不用太紧张,不如我们来PK啊!男人间最好的了解方式就是打一架啊!”于是众人将同情的目光投向了张佳乐,视死如归的张佳乐一咬牙打开了纸条,干,2!

那边喻文州跟王杰希友好地打起了招呼,肖时钦和张新杰相见恨晚地交流起心得,孙翔跟唐昊已经计划着先上线PK几把,方锐和李轩则是带着有些猥琐的笑容聊起了八卦,场面一度其乐融融,哦,除了被黄少天一把揽住往宿舍拖的张佳乐。

“那个……”一直没说话被人遗忘在角落的周泽楷举了举手,显然对走向宿舍的热闹人群来说并没有任何作用,“1号……”“哟,小周你是1号啊,”耳边传来低沉的男声,叶修凑过来看了眼周泽楷的纸条,“黄少天说的那个倒霉孩子就是你啊。”面对叶修的调侃,周泽楷愣了愣,随即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不倒霉。”周泽楷的笑看得叶修有些出神,昨晚那个荒唐的梦又浮现上来,叶修不禁开始感慨不愧是联盟的脸,梦到他好像也没什么不好。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叶修掩饰性地咳了两声,“小周还是这么耿直,不愧是联盟的良心,继续保持不要被那些个心脏的污染啊。”

评论(5)

热度(78)